|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案件快报 司法公开 诉讼指南 法学园地 法苑文化 法院执行 视频在线 机构设置 档案查询预约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司法应对

发布时间:2016-10-24 10:32:10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是防范冤错案件、推进司法公正的重要保障。基层人民法院作为该项制度改革的重要承担者,更应当准确把握这一改革的科学内涵,积极适应改革要求,以更新的司法理念、更严的行为规范、更高的业务素质、更强的担当能力自觉肩负起改革的历史使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一、正确理解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内涵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其内涵有三层。

(一)在诉讼全过程实行以司法审判标准为中心。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侦查终结、提起公诉、审判定罪都应当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尽管法律规定的证明标准是统一的,但实际执行中,在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三个阶段往往是各有各的理解、各有各的把握。审前程序缺乏对审判程序应有的重视,审判程序缺乏对审前程序有效的制约,这是导致有的案件从源头上就出现问题,而后续程序又难以发挥制约、纠错功能的重要原因。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要求侦查和公诉机关同样应用审判的标准而不是传统的破案标准来衡量和审查证据,严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补强证据,对于非法证据依法排除,严格执行“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从而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最终通过公开、公正的审判对案件事实认定、证据采信、法律适用、作出终局性的裁判。

(二)在审判活动中实现以庭审为核心。以审判为中心的载体是以庭审为核心,而不应片面理解为以法院为中心、以法官为中心或是以审判职权为中心。庭审活动既是人民法院行使国家审判权的重要体现,又是国家追诉权和法律监督权行使的重要阶段,是所有诉讼法律关系主体集合性的诉讼活动。以审判为中心并不强调发挥法官在庭审中的主动指挥作用,而是强化控辩双方的平等性和对抗性。国家公诉人通过庭审讯问、举证、质证、法庭辩论,履行指控犯罪的职责。案件裁判的结果虽然是由法庭作出,但裁判的基础取决于控辩双方的质证和辩论情况。

(三)在庭审中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与《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首次在司法文件中确认了证据裁判规则,即“认定案件事实,必须以证据为根据。”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进一步强调,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这要求法官要重视证据适格性的审查,坚决排除以非法手段获取的证据;凡是未经当庭以言词方式调查的证据资料,不得作为判决的依据;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特别是被告人与证人的对质权;贯彻疑罪从无,认定被告人有罪必须达到法律规定的证明要求。

二、充分认识推进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改革的意义

(一)有利于提升案件质量,破解当前制约刑事司法公正的突出问题。多年来,“以侦查为中心”左右着司法实践,侦查权、检察权、审判权之间“配合有余、制约不足”,宪法所确立的检察机关、审判机关依法独立行使检察权、审判权以及刑事诉讼法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基本原则形同虚设。近年来,各地陆续发现的几起刑事错案备受公众关注。如“河南商丘赵作海杀人案、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案、安徽于英生杀妻案、内蒙古呼格案”等被媒体曝光,引发社会和司法机关深入讨论、反省。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健全冤假错案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指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目的就是要切实发挥审判程序应有的制约、把关作用,形成一种倒逼机制,促使公检法三机关办案人员树立案件必须经得起法律检验、庭审检验的理念,用有效的制度改进来防冤纠错。

(二)有利于提升庭审作用,最大限度保障庭审效果。近些年,随着媒体的曝光,“行政干预司法”、“政法委协调办案”、“纪委指导办案”的例子不胜枚举,这是对直接言词原则的破坏和“以庭审为中心”原则的违反,许多冤假错案的产生也正是因为这些庭外因素的干扰。证据裁判规则要求对诉讼中事实的认定,应当依据有关的证据作出,没有证据不得认定事实,证据是认定案件事实的基础。《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要“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严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审查、运用证据、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总体来说,以审判为中心就是要求事实调查在法庭、证据展示在法庭、控诉辩护在法庭、裁判说理在法庭,最大限度防止庭前因素和庭外因素对法官的干扰,让庭审发挥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的决定性作用,实现“看得见的正义”,真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三)有利于提升司法能力,切实保证公正司法。长期以来,人们对司法的唯一要求或者最重要的要求就是维护公正,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的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有致命的破坏作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强调,“推进严格司法,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目的是促使办案人员树立办案必须经得起法律检验的理念,促使办案人员增强责任意识,通过法庭审判的程序公正实现案件裁判的实体公正。

三、积极应对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于法院而言,带来的不是权力和利益,而是更大的责任和更大的压力,对刑事审判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设立了更高标准,明确了更高目标。为此,我们应当从理念和工作层面积极做好应对。

(一)树立与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相适应的现代刑事司法理念。没有罪刑法定、程序正义、人权保障等现代刑事司法理念,不可能产生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没有无罪推定、证据裁判、控辩平等、疑罪从无等现代刑事司法理念,也无法落实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对于人民法院的审判人员就是要牢固树立这些司法理念,为实现刑事司法公正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

(二)保证庭审发挥决定性作用。周强院长在《推进严格司法》一文中指出:“保证庭审发挥决定性作用,要求办案机关和诉讼参与人都要围绕庭审开展诉讼活动,做到诉讼资源向庭审集中,办案时间向庭审倾斜,办案标准向法庭看齐。”

首先,克服庭审虚置倾向。实现庭审程序的“过程价值”,克服庭审的形式化、虚置化倾向,防止庭审 “走过场”,避免庭审要解决的实质性问题被其他隐形程序或机制所消解。其次,完善审判职责划分。庭审中审判长处于合议庭的中心地位,主持庭审的全部过程,合议庭其他成员查缺补漏,做好提示审判长、协助处置庭审突发情况,切实让庭审起到为庭中、庭后合议打基础的作用。进一步明确院长、庭长的审判监督职责,彻底实现“审者”与“判者”的一体。再次,严格落实庭审工作规范。一要充分重视庭前准备工作,做好审阅卷宗材料、制作阅卷笔录、拟定庭审提纲、预判争议焦点、检索相关法规等准备工作。对于案情比较复杂、证据众多、争议较大的案件,召开庭前会议,以明确当事人诉讼请求、进行证据交换和固定案件的争议焦点,为庭审规范有序打下扎实基础;二要强化对事实认定的亲历性,直接听取控辩意见及其依据并作出判断。做到证在法庭,即未经法庭调查的事实、证据不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做到辩在法庭,即组织双方当事人就法律适用问题展开充分辩论,以此作为定案的重要参考;做到判在法庭,即裁判结果形成于法庭,不断提高当庭宣判率,明确不当庭宣判案件的具体标准。最后,提高庭审驾驭能力。法官的庭审驾驭能力高低对于实现审判的公正与效率、维护法庭权威和法律尊严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为此,要不断提高法官的指挥控制能力,正确引导庭审程序,把握庭审节奏;提高法官综合分析辩证、认证和裁判能力;提高法官语言表达能力和认真倾听能力,运用好程序性语言与实体性语言,做到说得明白、得体、准确、易懂。院、庭长要发挥示范带头作用,通过庭审观摩、庭审评比等活动,不断提高法官庭审规范及驾驭能力。

(三)严格落实证据裁判规则,坚决排除非法证据。强化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的意识,强化“铁证”观念,坚持用依法查明的合法证据认定事实,坚决排除通过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证据,确保证据的收集、固定、保存、审查、运用都依法进行;确保据以定案的每个证据都查证属实,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矛盾得到依法排除或合理解释;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不得认定事实,更不能认定有罪;对达不到法定定案标准的案件,该退补的退补,该排除的坚决排除,该依法宣告无罪的坚决宣告无罪。

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符合诉讼规律、司法规律、法治规律,是重塑刑事司法形象、重树刑事司法权威的必由之路。作为人民法院更要深刻认识到,改革在于促使我们更加慎重地行使刑事司法权力,确保有罪的人受到应有制裁、无罪的人不受追究。 

文章出处:研究室    

 
 

 

关闭窗口